被渣了的魔尊_(玄幻)这些人有病(np)
笔趣阁 > (玄幻)这些人有病(np) > 被渣了的魔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被渣了的魔尊

  哈哈哈哈真的想不到这文还有人看,谢谢大家!

  燕绯澜并不想承认自己和风青羽有一段过去,只是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有好感的正是风青羽。

  风青羽本是上任妖皇之子,但叁百年前妖族内乱,在一场大战之中,神鸟一族的琰凤夺得王位,琰凤本该对上任妖皇子嗣斩草除根,但琰凤不屑一个孩子对自己的威胁,便将风青羽流放出妖族领域。

  书里面介绍过风青羽未堕魔至少曾是某个名门正派的外门弟子,可没说他在霄宗用的是化名——散青。

  最初吸引燕绯澜的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,风青羽作为一个低阶弟子本是无缘见到燕绯澜。

  风青羽是叁灵根,主风、雨、雷叁大元素,奈何他本妖身,用人族的修炼之法,天赋平平,一百多年过去,离凝神期只差一步,仍在炼气后期徘徊。

  大多外门弟子在得道无望以后,选择回到人间,重新过上俗世生活,但风青羽无处可去,只能留在霄宗,也就成了个人尽皆知的废柴。

  燕绯澜认识风青羽的时候是某一年的夏天,这个夏日前所未有的酷热,白日漫长,暑气难消,燕徽带着厉孤涯下山历练,无人再管着燕绯澜,她便如脱缰的野马,躲进后山的湖里面游泳。

  她穿着柔软黑绸一头扎进水里,她想看看湖底的模样,是否有传说中的湖中鲛人。但一口气憋尽后,鲛人没有找到,左脚踝却被水草缠住。

  源源不断的湖水往嘴里强灌,身体愈发沉重,她捂住发疼的喉咙,一瞬间,所有的法诀都抛在了脑后,情急之下,她除了害怕和惊慌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
  但一个修长的人影奋力游了过来,燕绯澜瞪大着眼睛,呆呆的看着水里面灵活的影子,他用刀子斩断水草,搂住她的腰,横在腰间的手臂强壮有力,不费吹灰之力把她带出了水面。

  燕绯澜趴在岸上咳嗽,揉着酸涩的眼睛,眼睛进了水,直到好一会才看清面前的人,他赤裸着全身,个子极高,宽肩窄腰清俊的面孔上滴着水,骨骼上肌肉隆起,他正在用粗布擦拭身上的水渍。

  燕绯澜迷蒙的望着他,看见他胯间那搓黑色的毛发,扶着粗长的肉棒擦拭,尤其是那个部位他擦的格外仔细。

  燕绯澜瞬间低下头,用发丝挡住绯红的脸颊,不敢多看他一眼,修仙之人对男女大防并不如凡间严格,可陡然撞见赤身裸体的男人,燕绯澜除了羞怒真没有别的想法,这人真够无耻,竟然毫不避讳着自己。

  他淡淡的暼了她一眼,穿好裤子和衣服,默默的离去。

  “唉,你等等,你叫什么名字?”燕绯澜在他身后大喊,他也没有回头,身影消失在郁郁苍苍的青色之后。

  燕绯澜凭着自己是宗主之女的身份,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他,是那个略有耳闻的废柴,听说他一直赖在宗门不走,好几次被赶出去,也厚着脸皮回来,什么话也不说,只顾着做洒扫的活计,渐渐的,大家只当他是个打杂的,反正宗门够大,养一个废人也无妨。

  燕绯澜默默观察了他几天,他天份的确不够,但胜在吃苦耐劳,每日干完了活计以后,都会打坐入定,练习口诀,别人只需练习十遍的东西,他要练习上百遍,甚至一千遍才略有成效。

  为了报答他,燕绯澜送了他不少上品灵石,但他只拿走了一个,说一个足矣,可助他冲破瓶颈。

  但燕绯澜不高兴了,她的命可不值这一个灵石,或许是两人都废柴让她生出惺惺相惜之意,想帮他踏入凝神,燕绯澜成日跟着他身后跑,他打坐,她也打坐,他干活,她就在旁边嗑瓜子。

  燕绯澜脸皮比风青羽更厚,风青羽赶不走她,他本就话少,渐渐的,他每次一对着她就脸红,只能躲着她,躲不走,只会低低的叹道:“阿澜不要闹我了,”

  有时候燕绯澜会逼着他把自己炼的丹药吃下去,他似乎很怕惹她生气,只要她一皱着眉头,他就会毫不犹豫吞下去。因为他是妖族,每次吃下丹药,于修炼无益,都会胃疼一个晚上,但他从不告诉燕绯澜。

  其实风青羽对她很好,两人相伴几月,她打坐时,他总会悄悄在她肩头披上一件衣服,会御剑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凡间买她喜欢吃的糕点。

  两个初尝情爱的人整日腻在一块,有时喜欢一个人就是那么奇怪,一个东西,一句话都让她觉得与众不同。

  他们从未对对方表述过心意,可都觉得对方是喜欢着自己的。

  但风青羽克己守礼,几乎连手都不碰她,于是燕绯澜又拉着他去游泳,但他不肯再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,而是穿了一条短裤。

  他在水里的时候灵活的像条鱼,又是翻筋斗,又是上蹿下跳,他抱着燕绯澜向水底游,成群结队的鱼群围绕下他们四周,燕绯澜的腿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两腿间,那里不知何时肿胀了起来。

  他突然咬住了她的唇,用手捂着她的眼睛,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搅动对方的舌头,两个人在水下忘情的吻着。

  从那以后,风青羽仿佛变了一个人,总会拉着她在角落里缠绵亲吻,夏日炎炎,他们常常赤身裸体缩在被子里探索对方的身体,除了最后一步,他们几乎都做过了,给对方互舔,亲吻身上每一寸肌肤,他一遍遍的告诉她,他要同她结为道侣。

  但美好的开端往往伴随着悲剧性的结尾,燕绯澜和风青羽在私会中被燕徽发现,风青羽正忘我的压在她身上,亲吻她的脖颈,燕徽大怒,以燕徽的道行一眼就瞧出他妖族身份,以为是个小妖引诱了自己的女儿。

  甩出几个高深的口诀,硬生生的把风青羽逼出了原身,一条墨青蛟龙。

  燕绯澜呆滞的望着在地上翻滚不息的蛟龙,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成了晶沫,只有未来的魔尊风青羽,才是大陆上最后一条蛟龙。

  她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。

  燕徽也震惊不已,没想到上任妖王之子会潜伏在自己宗门,不打算了解他是何目的,为了不得罪现任妖王琰凤,霄宗万万留不得风青羽了。

  燕徽老谋深算,也绝不会对风青羽痛下杀手,反而给他许多灵符和灵石让他自寻出路。

  风青羽下山的时候曾偷偷到小青峰来,恳求燕绯澜和她一起走。

  “阿澜跟我走吧,我已经得到一个机缘,有我在一天,你绝不会受苦。”

  “霄宗能给你的,我也能。”

  “你爹道貌岸然,根本不会在意你的想法,他心里面只有厉孤涯这个弟子,只想着振兴宗门。”

  跟他走?以后他遇到了九尾狐再把她抛弃吗?

  燕绯澜根本不会听他的,她把他关在门外,那天下了很大的暴雨,他就这么站着,浑身湿透,身形仍岿然不动。

  燕绯澜打开门,冷冷的盯着他,他眼里露出一丝欣喜,但她的一句话,斩断了他所有的希望。

  “我们人妖殊途,这段过往你还是忘了吧。”

  他双目无神的垂下头,低低说道:“只过了一日,便成了过往吗,阿澜你以前告诉我的都是假的吗?”

  她很想气一气他,说他只是她的一个玩物,可现在的风青羽并未做对不起她的事,所以天性善良的她说不出口。

  燕绯澜欲言又止,最终什么也没说,她也很痛苦,只想独自呆着治疗失恋。

  他等了她叁天叁夜,最终消失在她的眼中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56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56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